这个男孩子用特殊的方式来抗议父母的压迫

F是一个12岁的男生,刚升上初中。按照正常情况,F是在就近的片区初中上学的,离家很近,直接走路上学。F喜欢在就近的学校上学,好处有:离家近,不用坐车,有很多熟悉的好玩的朋友,姥姥还可以继续留在深训陪伴自己。但爸爸妈妈对F说:“儿子,你已经长大了,我们希望你能成为一个独立的优秀的人才,我们计划花钱走后门把你送到一个非常好的学校读书,这个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都非常棒,非常优秀。我们父母供你读书很不容易的,你一定要听话哦。”儿子无奈地答应了。父母花了一万元钱,终于拿到那个学校的学位了。

这个学校是寄宿学校,全部学生都要住校的,只有周末才可以回家,平时都不能随便离开学校。开学一周是军训,军训第三天F就撑不住了,晕倒了,父母到学校把F接回家,带F到医院做全面身体检查,检查结果完全正常。于是休息几天后又送F去上学,上学几天后,F就发烧,到校医看病吃感冒药也没好,父母不得不把F接回家,回家后病很快就好了。后来只要一上学,第二天或第三天必定发烧,甚至发烧到39度多,到学校不光发烧,还会浑身发抖,呼吸困难,见到老师同学就恐惧,甚至在去学校的路上就开始恐惧了,甚至想着要去学校就恐惧了。父母意识到孩子是心理问题,于是带孩子来看心理医生。

 

心理咨询师: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到上初中之前,让你重新选择在不同的初中读书,你会怎么选择?

求助者:我一定不会选择在目前这个学校读书,我会选择离家很近的那个学校,我讨厌这个学校,一想起这个学校心里就不舒服。

心理咨询师:读离家近的那个学校有哪些好处?

求助者:有很多好处,首先不用住校,可以回家住,很自由很方便。然后我姥姥就不会回老家,会继续留在深圳陪我。那个学校有我的很多好朋友,我们在一起玩得很快乐,放学后还可以一起去打球。还有我不用自己洗衣服,有姥姥帮我洗。

心理咨询师:理解,目前这个学校你认为有哪些不好?

求助者:我不喜欢住校,我不喜欢跟别人住同一个房间,晚上有人打鼾害得我睡不着,我很讨厌。还得自己洗衣服,每天都被管得死死了,一点都不自由。学校的饭菜不好吃。总之这个学校的一切我都不喜欢。

心理咨询师:如果父母把你转回你喜欢的那个学校怎样?

求助者:父母不会同意的,他们为了让我进入这个学校,拼命找关系走后门,还花了一万元钱了。而且那个学校也进不去了,没有学位了。

心理咨询师:你希望怎样才会满意?

求助者:我希望自己能像别的同学那样,在这个学校能坚持下去。可是我自己控制不了自己,一到学校我就紧张难受,然后就会发烧,我也不想这样的。

心理咨询师:对父母有什么不满?

求助者:我不喜欢妈妈控制我,妈妈对我的学习抓得很紧,总是督促我学习,总是在我面前唠叨,还给我脸色看。爸爸比较尊重我,比较理解我。

心理咨询师:你希望妈妈怎样你才会满意?

求助者:希望妈妈在学习上不要总是给我施加压力,希望妈妈有自己的兴趣好爱,自己去找人玩,不要成天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盯着我,监督我。你别告诉我爸妈,我曾经想离家出去呢,在这个家太压抑了,在学校也压抑,在家里也压抑。

心理咨询师:理解,我跟你父母沟通交流,他们对待你的方式方法态度要调整的。

 

 

这位男孩的心理活动:“我对我父母,特别是我妈妈对待我的方式方法及态度非常不满。我小升初的时候,本来是就近读片区初中的,但我的父母非要花钱走后门把我送到一家封闭式的贵族学校读书。父母当初把这所贵族学校描绘得很好,好像只要进到那所学校,将来一定会非常有出息一样。我当初被他们说服了,于是接受他们的安排,但其实只是免强接受的。真正去到这所学校我上学的时候,我就强烈后悔了,但我不敢跟父母说。因为如果我跟他们说,他们肯定会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他们会说:‘到这所学校读书是征求过你的意见的哦,是你亲口同意的,你不能不讲信用。’

所以我不会直接跟父母说我不想读这所学校,但是我得通过另一种方式来表达我的不满,我得让妈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我得让妈妈改变对我的态度和方式方法。我的妈妈是家庭主妇,没有工作,她每天除了做家务之外,剩下的时间就是用来监督我学习。我写作业的时候,妈妈就坐在旁边盯着我,她担心我会偷懒不学习,她担心我会上网玩游戏。我觉得我像一个犯人一样总是被妈妈监视着,这让我很不爽,我感觉自己没有自由,没有空间,活得很憋屈。

我有时候想看电视,或想玩游戏,或想自由活动,但妈妈看见就责怪我不好好学习。我希望我妈妈去工作,不要把精力全部放在我身上,让我自己管理我自己,让我自己安排自己的学习。有时候我跟妈妈顶嘴的时候,妈妈就感觉很委屈,甚至委屈得哭起来,好像我欺负她一样,这让我很难受。我知道我妈妈内心很爱我,很关心我,但我经常看到妈妈总是板着脸,表情很冷,这让我很不爽。好像我是一个不孝之子,总是惹她生气一样。

每次到学校之后,我就想办法让自己生病。在学校的时候,我故意不吃饭,每天只喝水。然后我就真的生病了,甚至发烧到39度多,但只要请假回家,我的‘病’就好了。这样反复多次之后,父母就意识到我‘生病’背后的原因了。但他们怪不得我,因为我不是装病,是真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