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种情绪都是我们的一个子人格

求助者(男性,33岁,强迫症):老师,我真的两个自己同时存在,好痛苦,但又不是神经。

心理咨询师:内心两个自己具体怎样矛盾?

求助者:一个虚无是胸口闷痛,呼吸困难,脑子涨痛,怪怪的,有一重重压感,真实的自己是现实比较轻松,没必要恼人,看到什么想什么,同时两种反应。

心理咨询师:一个自己是接受现实,一个是不接受现实吧?或一个自己想发脾气,另一个自己极力去压制它,不让它冲出来吧?任何一种感觉,哪怕是不舒服的感觉,都去享受它,就不冲突了。

求助者:一个想发脾气一个又毫无必要,就算发脾气时,常人发脾气胸口难受,发了就舒畅,可我发了有点舒服,还是照样难受,不知从哪里消除他?

心理咨询师:如果不管任何一种感觉感受,哪怕不太舒服,也允许它存在,想像着它就是自己的孩子,愉快地拥抱它,享受它,就不冲突了。任何一种情绪,哪怕是不愉快的情绪,都不要想着要消除它,愉快地接受它,愉快地享受它,慢慢地它就消失了。

求助者:患者基本都是这样?

心理咨询师:任何一种情绪,就是我们任何一个孩子,不能想办法消除任何孩子的。

求助者:一路以来都千变万化。

心理咨询师:允许它千变万化,允许它丰富多彩。每一种情绪都是我们的一个子人格,对所有的子人格都要愉快地拥抱,整体人格才会和谐。

求助者:受尽煎熬,又不是真正抑郁症想死。

心理咨询师:那就去体验地享受那种煎熬的感觉,不接受才会煎熬的。

求助者:问题是没办法正常工作生活。

心理咨询师:在某个时间段内别指望能正常工作生活,暂时把自己降低为一个小孩一样。

求助者:现在一天抽两三包烟。

心理咨询师:虽然身体年龄是三十多岁,但愉快地允许自己的心灵才十岁,从十岁开始渐渐成长。

求助者:在别人眼里沟通正常,像装病和好吃懒做。

心理咨询师:把面具拆下来,以真实的心灵状态活着。

求助者:或者是心情不好叫我不要想太多。

心理咨询师:别人不能理解你,但自己要理解自己,自己要宽恕自己。

求助者:有时碰到一个问题,深层的问题,极度去追究问个结果,极度联想夸大,害怕另一个自己觉得毫无必要。

心理咨询师:两个自己要经常沟通对话交流。

求助者:其它患者也会这样?

心理咨询师:都是一样的。

求助者:这个虚无的我也会而智慧宁静放下执着。

心理咨询师:就是心灵中不要有抗争,不要有排斥,不要有对抗。

求助者:事到如今它就是我菩萨,上辈子这辈子欠她的才会找上门。

心理咨询师:也许。

 

 

每个人的内心中都有两个自己,期望越高的人,或失落心理越重的人,内心中的两个自己就越矛盾冲突。有的人期望过度,对自己要求太苛刻,于是内心中两个自己冲突很严重。理智的自己为了达到某个目标,极力约束自己,逼迫自己,让自己尽快达成目标。但情感的自我受到压制太多,会很厌恶,很想造反。情感的自我是希望过无忧无虑的自由自在的生活。解决的办法是内心的两个自我对话沟通,互相尊重互相理解。理智的自我先要尊重情感的自我,对自己宽松一点,既要达成目标,又不能让自己太苦, 悠着点。

有时候我们内心中两个自己总是打架,不是我们自己的原因,而是别人把我们压得太狠了,我们想反抗,但又力不从心,不得不违心地戴着面具生活,于是活得很累,想找人倾诉,但又没人可以倾诉,不敢把自己内心的秘密说出去,怕别人看不起自己。

如果可以,人还是尽量少戴面具,我们越在乎某些人,某些人就越不在乎我们。对于某些欺人太甚的人,惹不起躲得起。如果实在没办法躲起来,必要时可以跟对方大吵一架,哪怕撕破脸也没什么的。如果实在承受不了冲突的代价,可以暗暗发展自己的人脉,让自己的实力变强大之后,再来抗争。

一个霸道狠毒的人,身边总是有一个软弱无能的人。软弱无能的人让霸道狠毒的人越来越无法无天。霸道狠毒的人让软弱无能的人越来越软弱,当软弱的人被逼到死角的时候,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一个人心理能量强不强大与童年成长经历密切相关。幼小时候严重缺爱的人,心理能量很弱,特别容易妥协顺从,活得很没有骨气。我的父亲就是这样的人。父亲出生不到一岁的时候,爷爷就上战场打日本鬼了,然后死在战场上。奶奶年纪轻轻就不得不守寡,与父亲相依为命。在解放前的旧社会,奶奶不得不过着忍辱负重的生活。爷爷的弟弟和弟媳是五爹和五奶,五奶丈着自己的丈夫有本事,丈着得到曾祖母的宠爱,非常张扬霸道,经常欺负我奶奶。新中国成立后,报应来了,曾祖母被当成主地婆批斗,然后抑郁而死。五爹因为过度得罪共产党,被政府枪毙。

失去了两座坚强靠山的五奶彻底陷入困苦之中,奶奶不计前嫌无私地帮助五奶。然后奶奶招上上门再婚,五奶也招人上门再婚。过惯了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生活的五奶,不能接受奶奶跟她平起平坐,奶奶也不愿意再过过去低气下气的日子,于是奶奶与五奶发生很多矛盾冲突。但五奶特别阴险,特别有手段,特别狡猾,奶奶不是五奶的对手。在奶奶二婚生下第二个女儿五个月的时候,在身心最虚弱最需要人帮助的情况下,五奶落井下石,奶奶最后含恨去世。我的父亲照理应该很恨五奶才对,但软弱无能的父亲被狡猾的五奶洗脑,认贼作亲人,最后把我妈妈、外婆和哥哥害得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