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之所以过度重视过度关注某些事情是有道理的

求助者(男性,21岁):我不知道怎样对自己解释,这样疏导是否有效? 我尝试了很多次,可是,我总是觉得还有哪里出了问题。我曾说过,一旦我把注意力放在哪里,哪里就会出现问题,哪里就会出现麻烦,所以,我经常通过转移注意力来解决,可是后来,我慢慢发现,这似乎是一种习惯性的暗示。就是我一旦把注意力放在某个问题上,我就会很重视这个问题,然后将其复杂化,把它看成一种很难的问题。所以我对待它就以一种对待难题的态度,一旦有这种态度,我就会自然地给自己找麻烦。所以我才会转移注意力,将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这样就不会重视这些问题,也不会以对待难题的态度对待它。所以,这是一种负面的暗示习惯吗?

正是因为这些暗示让我害怕,就像我纠结为什么一加一等于一 ,在常人看来,这似乎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但是,如果我以一种看待难题的态度面对它,我反而会自己找一些问题来配合这个问题的难度。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暗示?我面对很多事情一旦重视了都会很害怕,或许害怕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自己以面对难题的态度而衍生的来匹配难题的其它的 不可解决的问题。

心理咨询师:人深层的本能假如是A1,你过去种下去的错误的思想产生的担心害怕的负面情绪是A2,你正确的理性思维是B,B需要觉察A2,尊重A2,理解A2,允许和接受A2,在允许接受的基础上转化A2,这里面有点复杂,不是当面咨询自己很难转化。

“面对很多事情一旦重视了都会很害怕,或许害怕的不是事情本身。”因为曾经过度重视学习的结果(成绩)。越重视就越害怕,因为越想得到好结果,就越害怕得不到好结果。不管什么事情,一定会越重视就越害怕。只有最坏的结果都能愉快地接受同时尽力做好过程才会有好结果。

求助者:我觉察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像思维方式的盲区,我觉得这很重要。就是大多数时候,特别是注意力放在一点的时候,我对待这件事情常常只局限于这件事情本身,我自发地切断了这件事情和其他事情的全部联系,包括自身的经验常识。举个例子,假设现在让我去解决鸡兔同笼的问题,过去的我会常常纠结于事情本身,我会忽略我以往的经验,以往的看法。不止这些,还有一些对付同一问题的认知,总之,一切有关的东西,在过去的思考方式中都被自发地没有意识地屏蔽掉了。所以我面对这些问题会迷茫,会不知所措。在那种情况下,我面对的是完全新的,没有任何认知的东西。

我明白我的心态不好 也明白我心里是害怕失败,但是事情不止于此,因为我出现的这些情况,用这些说不通。

心理咨询师:正常人看问题都是既看局部同时也看整体。做某个事情有利也有弊,这个事情做还是不做,或是做到什么程度,都会权衡利弊而决定。如果利大弊小就做,如果利小弊大就不做。

求助者:我已经很长时间失去了那种自我感知和判断的能力,也很长时间在一种迷惘的不知所措的状态下,我过去的处理办法就是靠理智去制定规则帮我权衡利弊,但最终发现根本是无用功。

心理咨询师:你过去看问题的角度一直是错误的,那些规则肯定是没用的。

求助者:接下来的几天,我会尝试去打开那个屏障。

 

求助者:我告诉自己允许最坏的结果出现 ,告诉自己轻松愉快地对待所有事情,可当我面对这些东西的时候非常茫然,非常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为什么这个过程如此困难?一旦我把一个事情看成问题,它就真的成为一个问题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枷锁、暗示、观念, 所有的这些。 到底什么在限制?到底什么没有考虑到?为什么要应对的东西无穷无尽?

我知道你所说的这些都对,但是,一定还有被忽视的环节,我之所以把注意力放在其他方面是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自然地去思考,没有限制地思考,那种状态是我本能的自然的体现。一旦我重视它,那么我更多的是理智的体现,一旦处在这种状态,一定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这里一定存在某些问题。在本能的自然的状态下感觉很好,但是我又不能对自己强调这一点,我不能把注意力放在那里,就像追寻自己尾巴的猫,我一旦强调这一点,一定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而在生活中  我大多数时候都是处于那种理智的状态,因为时间太久,我已经没办法从正面左右这种状态。

心理咨询师: “我知道你所说的这些都对,但是一定还有被忽视的环节,我之所以把注意力放在其他方面是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自然地去思考,没有限制地思考,那种状态是我本能的、自然的体现。”

确实是有一些东西被忽视,你之所以过度重视过度关注某些事情是有道理的,是有理由的,是有原因的,如果对这个心理活动没有深刻的百分之百的理解,想让它转一个方向,它是不干的,它是做不到的。
打一个比方,有一群小孩子都在干同样的事情,大多数孩子边干事情边聊天,很轻松很快乐,但其中有一个小孩子非常认真非常敬业非常拼命地干,如果某个老师不理解这个孩子,对这个孩子说:“你不要干得那么辛苦,你悠闲一点嘛,像大家一样边干活边聊天嘛,不必那么紧张的,让自己那么苦那么累干什么?”这个很拼命的孩子不会听老师的话的,因为这个老师完全不理解他。因为这个孩子内心严重缺乏安全感,他必须很认真很很敬业很拼命地干活,他的内心才感觉安全踏实,如果不是这样,他害怕他的父母不喜欢他。如果不是这样,他害怕没有人爱他。让自己累死累活地干活是很痛苦,但如果不累死累活地干活就得不到爱和认可,那会更加更加的痛苦。唯有当他的心知道,不管他做得怎样,哪怕他做得很差,他都会很安全,都会得到父母无条件的爱,他才不会那么拼命,他才会像别的孩子一样边干活边聊天。

 

 

发表评论